争雄三八线11,争雄三八线十一集视频

争雄三八线11(争雄三八线十一集视频)原创兵说2020-07-23 08:57:43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浴血三八线11:真实的上甘岭之炮击

作者:德衡术

1952年10月30日,对于所有亲历上甘岭战役的人来说,都是不同寻常的日子。这一天,一直以来被美联军军官评价武器装备落后的志愿军,破天荒地投入了百余门火炮,对上甘岭两个高地进行了地毯式的轰炸。这次炮击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绝对是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上罕见的。美第七师有一位名叫里基的上尉曾在战后回忆说:“(当夜)中国军队的炮火像下雨一样,每秒钟一发,可怕极了,我们根本没有藏身之处……”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志愿军火箭炮阵地

而这次炮击所达到的效果也是惊人的。从10月21日志愿军退守坑道以来,美联军在高地上构筑了大量的工事。但是,经过从10月30日中午开始的长达8个小时的炮火洗礼后,高地上敌人约70%的工事都被摧毁。在工事被摧毁殆尽的同时,炮击也造成敌人大量的人员伤亡。一位团侦察股长在31日白天侦察发现,敌人为了运走30日夜被炮击炸死的官兵,尸体整整拉了30卡车。而这些运走的尸体的数量,恐怕远远达不到实际数量,因为有大量的尸体被弃置于被我军占领的阵地上,美军根本无法运下来。

对于志愿军官兵,特别是已经在坑道里退守10多天的志愿军官兵来说,10月30日这天更加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他们在狭窄的坑道里,没吃没喝没弹药煎熬了10多天,不仅是在肉体上被折磨,更加是在精神上被折磨。很多战士甚至痛苦到宁可出去和敌人拼死一战,也不愿意在暗无天日的坑道里坚守。所以当后方的炮声响起,在坑道里的志愿军无不兴奋异常,他们甚至将发起进攻的暗号统一成“开饭”。“民以食为天”,对于这些在坑道里忍饥挨饿十多天的战士来说,真的没有比“开饭”这个词能够更加贴切的形容当时他们杀出坑道夺回阵地的渴望。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但炮火准备再充分,终究难以将高地上敌人所有的工事和人员全部清除干净。当步兵在炮火准备之后呐喊着“开饭咯”的号子向高地发起冲锋时,“针尖对麦芒”的短兵相接,终归还是避免不了。有战斗就会有牺牲,少数牺牲者留下了名字,比如邱宪章,但大多数的牺牲者却默默无闻地牺牲在上甘岭。

邱宪章,1917年出生在四川仪陇,1949年参军,1951年跟随所在部队15军29师86团1营3连入朝作战。由于邱宪章善于观察、动作灵活、头脑机敏,连长将爆破组长的任务交给了他,他也成为了连队里的“爆破能手”,屡屡建功。

上甘岭战役进行到10月下旬,考虑到45师伤亡过大,15军军长秦基伟决定调整部署,命令军第二梯队29师迅速在五圣山地区集结,接替45师的防务任务。而29师到达五圣山地区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协同45师发起10月30日晚的大反击,夺回上甘岭上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其中597.9高地是反击重点,敌人光守敌就多达4个连。

为了收复597.9高地,15军负责正面进攻的是86团2个连加上45师利用补充的新兵重新组建的5个连。再加上,前期退守597.9高地各坑道的45师其他连队,整个597.9高地反击作战,至少投入了10个连队近1600多人。邱宪章所在的86团3连就是被赋予此项反击任务的连队之一。

炮火准备开始前,3连已经早早的从五圣山后方隐蔽运动到了597.9高地1号阵地下面一个主坑道。由于连日来的不断炮火封锁,敌人也有所懈怠,3连抵达到作为冲击出发阵地的坑道时并没有多少伤亡。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志愿军冒着炮火运动进坑道

当炮火准备开始时,挤满坑道的3连官兵开始按照序列沿着坑道排起了一字长龙,身为爆破组组长的邱宪章带着两个战士肖柱义、琴玉生挤到了坑道最前面。外面的炮火虽然炸的高地地动山摇,但是大家都知道无论炮火准备如何猛烈,敌人的工事不可能全部摧毁,还是需要爆破组爆破开路。

为了减少伤亡,在炮火刚刚延伸的时候,3连就下达了冲锋的命令。邱宪章带着爆破组率先冲出坑道,他们乘着敌人被炮火准备炸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屈身向着山上的工事跑去。这是一项极度危险的任务,因为爆破组要检查敌人每一个工事是否都已经被摧毁,所以他们必须在敌人的阵地上来回穿梭。除非阵地上所有工事里的敌人都已经被炸死,否则他们就好像吸引敌人火力的“诱饵”,等待着敌人的射杀。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志愿军趁夜反击

果然,高地顶端还有火力点没有被摧毁。狡猾的敌人在发现爆破组的行动后没有马上射击,而是一面观察着3连的进攻路线,一面联系后方用照明弹照明。就在爆破组冲到高地第二道铁丝网的位置,敌人的照明弹突然打上了天空,顿时阵地上亮如白昼,此时在阵地上穿梭的邱宪章等人就成了“活靶子”。机灵的邱宪章立刻边卧倒边朝着其他两个战友喊“卧倒”。可是肖柱义、琴玉生两人由于位置不好,直接被敌人的机枪给打死了,爆破组还没有开始爆破就只剩下邱宪章一个人。

同样遭到打击的,还有在坑道口准备冲锋的3连官兵。敌人早已摸清了高地上所有坑道口的位置,在发现志愿军是从这个坑道口发起冲锋之后,立刻就着照明弹的照射用火力封锁住坑道口。3连连长此时恰在坑道口,直接被敌人的机枪打成重伤抬回了坑道里面。

由于敌人的火力点将坑道口完全压制,3连想要拿下1号阵地的希望就完全寄托在只剩下邱宪章一人的爆破组以及紧随爆破组之后跃出坑道的两个班。代理连长指挥的3连副连长张洪山嘶吼着向坑道外的两个班下达命令:“拼老命也要压住敌人,掩护爆破组前进。”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听着副连长的嘶吼,匍匐在地的邱宪章知道自己肩头的责任重大。他一点点地往上爬,将头探出沟坎,小心的观察着敌情。此时残余的敌人早已火力全开,一面压制着坑道口,一面压制着外面的战友。

邱宪章发现敌人只剩下3个火力点没有被摧毁,位置就在距离自己几十米的高地上方。这3个火力点几乎排成一线,他只要能靠近其中一个火力点,那么连续将这三个火力点爆破就非常容易。于是他开始选择最佳的送爆路线。

果然,在短暂观察之后,有着丰富爆破经验的邱宪章发现中间那个火力点下面的坡坎非常陡,火力点里机枪的最低弹道在他这个距离上根本无法企及地面,而是与地面相差30公分。邱宪章知道这就是他的机会,因为他明白自己匍匐前进时,身体只会高出地面25公分,敌人的火力根本无法封锁住他前进。

于是,在敌人照明弹照明的间隙,邱宪章爬出掩体,向着中间那个火力点爬去。趁着夜暗,敌人根本很难捕捉到正全身匍匐在地上,向毛毛虫一样在蠕动的邱宪章,他们只能漫无目的的朝下射击。邱宪章越来越接近中间的火力点,原本擦着头皮飞过的子弹也离头皮越来越远。当敌人的照明弹再次发射的时候,邱宪章已经非常接近敌人的火力点,而此时火力点里的敌人因为视线受阻,已经无法发现邱宪章。

邱宪章小心的弓起身子,像一只猎豹一样敏捷而悄无声息的来到中间火力点的射孔右边。而后猛的将爆破筒通过射孔怼进地堡,趁着后撤卧倒的步子拉开导火索。只听“轰隆”一声,中间这个火力点成功被邱宪章爆破。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抗美援朝中志愿军的“攻坚神器”——爆破筒

看到邱宪章成功将敌人的1个火力点摧毁后,3连的士气高涨,战友们更加凶猛地压制住其他两个火力点,不让他们逃出火力点。在战友的掩护下,邱宪章一左一右,又将两边两个火力点炸毁。但就在他炸毁最后一个火力点的时候,躲在火力点里的敌人知道出去是死、不出去也是死,于是有几个人冲出了火力点朝邱宪章射击。邱宪章在肩头中弹的情况下,硬是将手雷塞进了火力点,将火力点炸毁,而邱宪章也被爆破的气浪甩得老远。

火力点全被摧毁,3连进攻的道路被打开,战友们很快夺下1号阵地,并向3号阵地发起进攻。

由于邱宪章负伤,副连长一开始安排他带着十几个负伤的同志坚守1号阵地。可就在邱宪章率领众病号打退敌人来自8号阵地的数次反击之后,他得知连队在向3号阵地进攻时攻击受阻、伤亡很大。他立刻召集几个伤势较轻的战友向3号阵地运动,准备去支援大部队。

就在向3号阵地运动的途中,邱宪章再次负伤,弹片在他的屁股上划开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但是他毫不畏惧,连血都来不及止,就来到了副连长身边。副连长看着这个多处负伤、走路都费劲的邱宪章,立刻喊他回到1号阵地。但是邱宪章不听,他告诉副连长,自己是爆破组长,就是要给连队进攻开辟通路。现在连队进攻受阻,自己怎么可以因为负伤就躲在后面。他不怕牺牲,自己的两个组员早已经牺牲了,他还要战斗。

固执的邱宪章没有执行副连长的命令,而是毅然决然的向着3号阵地前进。一路上,他通过观察发现了敌人对3连进攻威胁最大的是在主峰边上的一个大地堡。他带着路上遇到的一个战友刘荣华沿着山脊侧面隐蔽的向着这个地堡前进。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费尽千辛万苦,邱宪章二人终于爬到了距离地堡不远的地方。此时,邱宪章想让刘荣华掩护自己送爆,理由是自己送爆经验丰富;但是刘荣华执意不肯,他的理由是邱宪章负伤、行动不便。邱宪章考虑再三,同意了刘荣华的意见。不过,在刘荣华出发之前,邱宪章专门向刘荣华交待了送爆的路线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为了确保任务的完成,邱宪章甚至在刘荣华送爆离开之后,专门鸣枪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终于,刘荣华运动到了大地堡所在的一块大石台下方,他只要攀上这个石台就可以直面大地堡将其摧毁。可是,他攀上石台的位置恰好位于大地堡射孔的侧面,如果没有办法完全压制住敌人的火力,他在攀上石台时就会被敌人发现并击毙。刘荣华回头向邱宪章示意,邱宪章也看到了他的处境。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邱宪章拿着冲锋枪跃出掩体,向着大地堡边冲锋边射击。刘荣华后悔不已,他知道邱宪章这是在用生命为自己的送爆创造条件,但是他已经无力阻止。他看见邱宪章被敌人机枪击中倒在地上,但仍然不停地朝着地堡开火,吸引着敌人射击,刘荣华热泪盈眶。受到刺激的刘荣华也不顾一切地攀上石台,冲向地堡。

志愿军困守坑道10多天,宁可战死也不愿煎熬,坑道反击人人兴奋

当地堡里的敌人从射杀邱宪章的疯狂中回过神来时,刘荣华已经攀上石台,冲到离地堡两三米的地方。惊慌失措的敌人刚调转枪头向刘荣华扫来,刘荣华的两颗手雷就冒着烟塞进了地堡里。随着惊天的巨响,“拦路虎”被彻底报销,刘荣华为邱宪章报了仇。战后,“爆破英雄”邱宪章因为在10月30日晚反击作战时的英勇表现,被志愿军总部追记特等功。

而也正是因为有着大量的像邱宪章这样的勇士的付出,志愿军在10月31日零时55分,完全恢复597.9高地的所有主峰阵地,驻守此处的韩军2师31团2营及3营9连整整4个连队被全歼,共1500余人。与此同时,87团也成功恢复了537.7高地,歼敌800余人。至此,上甘岭阵地再次回到志愿军手中,这场反击“盛宴”落下了帷幕。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vielang#163.com(#变@)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