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柔公主最后结局是什么(清平乐赵徽柔33岁薨梁怀吉40岁成老者)

一起来看王凯,江疏影主演《清平乐》第八回。

徽柔公主最后结局

看原著,更深入。

仁宗认错

在朝会上,宋仁宗当着满朝大臣的面,承认了自己当初将公主赵徽柔嫁给李玮是他的错误。

他之所以会出此昏诏,有着三方面的考虑。

其一,李玮是其亲母李家的人,他重孝道,想要弥补对亲母的亏欠;

其二,他不想将公主嫁给曹家,因为他不想皇后代表的曹家一家独大;

其三,他想要朝臣满意,李玮在朝中毫无根基,不会影响朝中党派的利益。

这本是他深思熟虑,顾全大局的安排,却因为徽柔的刚硬任性而成了一场悲剧。

公主与怀吉分别

以司马光为首的谏官和御史并不理解官家对公主的感情,在他们看来,天家就不应该有民家的儿女情长。

官家之所以为“官家”,是取“三皇官天下,五帝家天下”之意。

作为官家就应该以天下为家,万民为子。

司马光确实擅长说教,但他低估了官家保公主的决心。

此时的公主已将自己和怀吉绑在了一起,杀不得。

既要稳住朝臣和舆论,又要保住公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公主与怀吉永远分开。

怀吉做回小黄门

公主为了让怀吉活着,只能答应官家的安排,与怀吉分开。

官家仁慈,没有将怀吉赶出京城,只是把他调到前省,让其与后宫隔离开。

除此之外,官家还想给怀吉进阶,但怀吉不愿意,怕又引起不必要的台谏。

此时的他,离开了公主,已经心灰意冷,也没有了任何欲望。

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在这宫城的一角,远远守护公主,了此残生。

他请官家允许他回画院去做个黄门,整理画稿。

官家应允。

张妼晗薨了之后,秋和就成了官家最宠爱的嫔妃。

官家爱她,是因为她温柔,贤惠,淡泊,与世无争。

秋和一生为官家生了两个孩子,可惜没有一个儿子。

对于秋和的薨,官家悲痛不已。

在临奠时,官家追赠秋和为婉仪,后因思念愈增,再追赠为淑妃。

再后来还觉得对秋和亏欠,想要给秋和只有皇后才有的谥号。

最后经过朝臣和皇后的劝解,这才作罢。

仁宗驾崩

秋和的薨,对于仁宗的精神打击非常大,可谓是压倒他的最后一颗稻草。

仁宗此生最为遗憾的事,除了徽柔的婚姻不幸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他的亲生儿子,没有一个长大成人。

到了50多岁时,由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也就不抱希望了。

此后,他正式将养子赵宗实立为皇子,赐名为“曙”,也就是后来的宋英宗赵曙。

在他的弥留时刻,曹皇后一直都守在身边。

到了半夜,仁宗驾崩,皇后成功扶持赵曙继位。

张茂则回归

赵曙继位,曹皇后升级为皇太后,垂帘听政。

仁宗下葬之前,曹太后就已经派人去请张茂则回宫了。

等到仁宗刚好下葬完毕,张茂则正好赶回宫。

在整个后宫,曹太后最信任的人就是张茂则,没有之一。

现在曹太后听政,那么可想而知,张茂则自然就成了后宫内侍的第一人。

而能够继续留在曹太后身边,这也是此生张茂则最大的愿望。

曹太后在垂帘13个月后,还政于赵曙。

在这期间,任守忠在其中挑拨离间,让太后与赵曙心生芥蒂。

后来经过司马光的弹劾,任守忠被贬出京。

赵曙当政之后,就开始不待见仁宗皇帝留下的儿女以及曹皇后了。

他把仁宗留下的幼女赶出了原来的宫室,让自己的女儿住进去。

他还要将自己的亲生父母与仁宗皇帝平等对待。

支持派是以欧阳修,韩琦为首,而反对派则是以司马光等人为首。

这场史称“濮议”的风波一直延续了两年,直到皇太后同意赵曙的主张才收场。

宋神宗与徽柔大长公主

赵曙执政不足四年就驾崩了,继而登基的是他的大皇子赵顼,史称宋神宗。

此时的赵顼已经20来岁,正当盛年。

欧阳修的政敌见新皇继位,就联名弹劾欧阳修,还尽编造一些闺门私事。

赵顼对欧阳修是力挺的,但欧阳修此时年事已高,已经倦了,就自动退了下来。

徽柔公主自小就与赵顼相处愉快,所以赵顼对自己的姑姑也非常好。

但对于徽柔想与驸马李玮离异这件事上,赵顼与仁宗的态度是一样的:

皇室中人,既受民众供奉,就需承担自己的责任。

徽柔公主薨

时间久了,徽柔也没有那么急躁了,她开始与李玮过上了相敬如宾的日子。

她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所以注定了她与李玮此生都不可能有孩子。

虽然她不能见到怀吉,但是她可以在每年的节庆,在集英殿的宫墙内,用花胜与怀吉互寄思念。

而每年的这些天,也是怀吉最盼望的日子。

只是随着年复一年,徽柔挂花胜的时间也逐渐越来越晚。

直到怀吉一整天都没有等到的时候,就是徽柔薨的这天。

怀吉收藏崔白《双喜图》

崔白在仁宗,英宗两朝,并不被画院所喜,也不能一展抱负。

但是到了神宗一朝,经由此时已经是太皇太后的曹丹姝推荐,神宗对他甚是赞赏,要他改革画院,这让他如鱼得水。

此时的神宗年轻气盛,雄心壮志,他任用王安石为相,想要通过变革富国强兵。

梁怀吉呢?

已经是年近四十的老人家了。

崔白与怀吉相识相知多年,他很早以前就承诺要送给怀吉一副画。

而后来闻名于世的《双喜图》,就是他当时送给怀吉的得意之作。

怀吉真的非常喜欢崔白的这幅画。

但他没有据为己有,在欣赏了几个月之后,他最终决定将这幅画送到大宋秘阁珍藏。

这不是他看厌了,恰恰相反,他认为这幅画太美。

此生人已残,但愿来生能完整。

《双喜图》的美,此生他是不能留住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vielang#163.com(#换成@)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