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逃吗哥by,哥你别想逃

还逃吗哥by(哥你别想逃)

小说:被总裁抱住热吻,她心慌意乱,跑出厨房拉着萌宝逃上楼睡觉

“哥,我跟你说个事儿呗……”

开饭前就接到了专属秘书战战兢兢的请示,君少轩脑袋瓜转的飞快,立刻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想着填饱肚子事大,君少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这会儿吃饱喝足了,才开始抱大腿,“哥,南非那个项目,您派我去,那不是去砸场子的嘛。”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君少轩堆出了满脸的笑,“我保证,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不当电灯泡了,好不好?”

君墨琛抬眼: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点头如捣蒜,君少轩起身迅速撤离。

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哥,我发现一个赛车手的好苗子,你把墨鹰借我用一下啊?”

赛车手?

客厅里,正陪天天看动画片的盛夏支棱起了耳朵。

“什么赛车手,值得墨鹰出面?”

“昨晚跟许砚回飙车来着,许砚回脸被打的啪啪的。我看视频了,虽然只比许砚回快了半个车身,但是那技术,真不是盖的!而且我觉得,那人肯定没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墨鹰在西班牙呢。”

“那,墨狐?”

“你当你买大白菜呢?滚蛋!”

“别啊哥,下个月的国内拉力赛,我可就指着这位大神给我争面子了。去年的F1,我……”

提起去年的F1锦标赛,君墨琛再看向君少轩,目光就有些不善。

君少轩讪讪的住了嘴。

好半天,君墨琛冷冷的开口道:“我让墨狐去找你。”

“得嘞!哥,晚安!嫂子,感谢您的盛情款待,咱们有缘再见!天天,小叔走了哈……”

欢快的声音宛如一阵风,转瞬,就消失在了哐啷锁上的大门外。

盛夏收回目光,一脸好笑的看向君墨琛,“二少一直都这么欢脱?”

君墨琛没作声。

可盛夏已经从他无奈的目光中读到了答案。

一脸的忍俊不禁,盛夏再回过神来,才发现气氛有点儿不对劲。

天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她怀里,一只手还抓着君墨琛的胳膊。

而君墨琛,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坐在她身边。

能清晰的看到电视屏幕里三人的影子。

而她和他,近的仿佛一扭头就能亲到对方。

最要命的是,盛夏能看到,此刻的君墨琛,也正在打量大屏幕上三人的影子,一脸的饶有趣味。

暧昧的气息莫名流淌,盛夏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

“我去洗水果……”

抱起天天放在沙发上,盛夏逃也似的进了厨房。

身后响起了男人低沉的笑声,盛夏莫名脸热。

流水从水龙头里流出,入手清凉,盛夏一口气还没呼出去,就感觉到一阵温热的气息从身后侵袭而来。

“夏夏……”

君墨琛的双手环过盛夏的腰,从她手里接过水果洗了起来,“你有没有觉得,这样很好?”

这样……是哪样?

“女主人既视感。”

君墨琛的回答,让盛夏心口一滞。

继而,飞快的跳了起来。

“夏夏,我很高兴……”

连流水声是什么时候停了的都不知道,盛夏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已被翻转过来。

面前,是男人含笑的眼眸,“你不再排斥我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夏夏,我会继续努力,你要给我时间,好吗?”

不太……好。

摇着头,盛夏的话还没说出口,唇就被君墨琛吻住了。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盛夏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却发现,已退无可退。

而君墨琛紧跟着往前走了一步,将她拥在了怀里。

不同于以往几次的轻吻,今天的君墨琛,似乎心情极好。

温柔的试探很快撤退,被主动的进攻所取代。

男人的吻,如他的做事风格一般,雷霆,果断,霸道。

整个人紧紧的贴在男人怀里,能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盛夏空白的大脑倏地回过神来。

天天还在客厅看电视呢。

盛夏猛地推开了君墨琛。

转过身打开水龙头,发现水果早已洗好放在果盘里。

水声哗哗的响着,盛夏甚至不敢回身去看此刻的男人是什么表情,端起果盘径直去了客厅。

“妈咪,你发烧了吗?脸怎么这么红?”

看到红着脸的盛夏,天天跳下沙发,小跑过来摸盛夏的额头。

继而,脸色焦灼的看向从厨房出来的君墨琛,“爹地,妈咪好像生病了……”

“是的!”

“没有。”

异口同声,盛夏的脸更红了。

天天满目疑惑,看看盛夏,再看看君墨琛,一脸不解的嘀咕道:“你们大人真的好奇怪哟。”

心知装病是不可能了,到时候别弄巧成拙把天天隔离开了,盛夏笑着揉了揉天天的头,“妈咪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真的吗?”

天天一脸不确定的犹疑,继而,乖乖牵着盛夏的手过去坐在了沙发上。

刚刚坐下,就看到君墨琛走了过来,盛夏如受惊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天天,时间不早了,咱们该睡觉了哦……”

不等天天同意,盛夏拽着小家伙上楼去了。

客厅沙发前,看着小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君墨琛双手插兜仰头看着,深邃的眉眼在灯光的掩映下,比平日温和了许多。

卧室的大床上,天天看着读绘本读错了好几处的盛夏,一脸不放心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妈咪,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对,浑身哪哪儿都不舒服!

脑海里全都是方才厨房里发生的那一幕,盛夏觉得,她不能再在御景豪庭住下去了。

否则,身体失守是小事,要是把心丢了,那才是最要命的!

她的身世,她的过往……

即便有那个一年之约,也注定了她绝不可能会是君少夫人的人选。

而君墨琛……

那样优秀,那样耀眼的男人,但凡是个女人,都会爱上他吧?

她也是女人,又怎么会是那个例外?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与其就此沉沦下去,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所以,她得尽快搬走了。

在这之前,减少天天对她的依赖,缓解天天的失眠,是第一步。

“天天……”

顺手打开了床头柜子上的机器人,盛夏捏了捏天天的脸,“以后,妈咪每次给你讲故事的时候,让小白录下来。等下次你想听那个故事的时候,就让小白放给你听,好不好?”

想到即使妈咪有事要忙,又或者他不得不住在君苑的时候,有小白陪伴也勉强算得上妈咪在身边了,天天笑着点了点头。

“霸王龙嗷呜一声扑了上去……”

“良太,妈妈永远爱你,永远永远爱你……”

温柔的女声如潺潺的流水,随着夜风铺满了整个卧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vielang#163.com(#变@)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