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世界排名第几名:世界排名前10但(但距离世界一流可能越来越远)

据报道,11月1日,在上海举行的第四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开幕式上,上海交大教授、图灵奖得主发表《开放科学:科学传播与人才培养》的演讲。霍普克罗夫特指出,中国人才数量比美国多,但美国在研究型博士学位(phd)项目方面比中国强,原因在于中国本科生教育并没有为研究型博士学位创造出足够多的高质量申请人;目前中国的高校过于注重国际声望,把研究经费和论文数量作为重要的衡量指标;现在中国高质量的本科生数量远远无法达到社会需求,应该更关注如何提高本科生的教学质量。

清华世界排名前10,但距离世界一流可能越来越远

约翰·霍普克罗夫特在论坛上发表演讲。图片来源:网络

建世界一流大学,是我国高等教育的梦想。近年来,我国大学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上的表现,可谓十分优异,清华大学在一个世界大学排行榜(泰晤士高等教育)的排名已经位列前10。但是,这能表明我国已有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了吗?

盯着世界一流大学的外在指标办世界一流大学,而忘记了一流大学的根本是本科教育,这是我国大学建世界一流存在的最大误区,其结果是,建成了一批“论文中的大学”,大学整体办学导向遭遇质疑,这会离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越来越远。

我国大学之所以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上的排名快速提升,这是因为三个因素。一是所谓世界大学排行榜,都是排行机构,根据自己选取的指标,给大学评分。为了让不同国家、地区的大学,有可比性,因此选择的指标,大多为外在指标,如发表论文、师生比、国际生比例、博士学位教师比例等。我国大学近年来就围着这些指标办学,尤其是强调教师发表论文,发表论文增多,排名也就提升了。

清华世界排名前10,但距离世界一流可能越来越远

 

二是对于一些无法量化的指标,如大学声誉,则采取调查打分制,这是可以运作的地方,为提升这方面的评分,我国一些大学还邀请排行机构考察学校,“商讨”如何提高这方面的评分,由此提高大学排名。世界大学排行榜也发现最大的市场需求在中国,因此,注重“市场开拓”的排行榜的排行指标、数据都对中国大学很友好——谁喜欢把自己的名次排得靠后呢?

三是我国高校对大学排名情有独钟,总以大学排名提高多少,来评价学校办学的进步。为了大学排名,学校甚至把排行指标直接分解到每个教师(甚至学生)身上,如要求在读研究生在求学期间撰写并发表论文,就与此紧密相关。据调查,我国有的高校,一半以上的论文,来自在读研究生。

不仅大学如此热衷排名,科研管理和评价体系,也对标大学排名指标。在经费配置方面,我国主要采取项目制,即由科研工作者申请项目,立项通过后获得经费,由于评价指标关注获得项目、经费,因此,只要获得项目、经费,还没有开展研究,就已经功成名就了,大家所见的是,不少大学教授,成为“超级业务员”,主要任务是获得课题、项目,然后交给课题组的研究生、青年教师做。

在学术评价方面,发表论文是最为重要的指标,然而,以发表论文评价学术能力与学术贡献,必然导致炮制、运作、买卖论文,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一名研究者可以花钱请人写论文,花版面费发表论文,只要论文是“原创”的,就难以被发现,可以作为研究人员的成果,也为大学排名提升做出贡献。

清华世界排名前10,但距离世界一流可能越来越远

 

如此一来,有多少大学教师会认真投入教学?可以说,我国所有本科院校的本科教育,都存在被边缘化的严重问题,在研究型大学,教授们的精力都用在跑经费、项目、发表论文中,开展本科教育,不过是为了完成规定的工作量;在普通本科院校,学校也以申请项目、发表论文考核教师,加之办学经费有限,本科教育质量可想而知。

没有一流的本科教育,如何为高质量的研究生教育输送人才,又如何全面提高科研质量,突破“卡脖子”难题?就是搞学术研究,当前的做法也是以伤害学术研究的未来,来成就所谓的办学政绩。

要让大学回到踏踏实实做好本科教育,必须转变发展高等教育的战略思路,首先,不要再搞什么行政工程、计划,实践表明,这些工程、计划,除了刺激大学急功近利,追求外在办学指标外,并没有起到提高教育质量的作用。其次,不要再盯着排行榜办大学,人才培养是大学的第一要务,不把培养人才作为核心任务,大学就什么也不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vielang#163.com(#变@)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